杭州上城:时间银行,存一份温暖给未来的自己
来源:浙江日报、浙江新闻客户端 发布时间:2022-11-28

61岁的冯凌芳,是杭州市上城区南星街道白塔岭社区的老住户。

这段时间,她花了更多时间在社区里帮助老人,给他们送饭、陪他们聊天。她说,这总会让她回想起年轻时,因为工作忙,常常照顾不到一个人在家的老父亲。有一次父亲摔倒,多亏邻居发现,才将老人及时送医,“将来我年纪大了,希望也有‘年轻’人看看我、陪陪我。”

在白塔岭社区,这是一种传承,也是正在实践着的一种创新——社区开出“时间银行”,像冯凌芳这样助人为乐的时间可以“存”起来,等自己有需要时再“取”。

秋意渐浓的11月,来到白塔岭社区,让人不禁好奇:早在几十年前就在探索的“时间银行”,在新时代如何扣准群众需求?融入基层社区后,又怎样因地制宜发展?

“跟我送一次餐你就知道了。”社区服务驿站门口,冯凌芳正将一摞盒饭放在电瓶车后座,急着给空巢、独居老人送餐,“天凉了,菜也凉得快,得抓紧走。”

来到一栋居民楼,冯凌芳一口气直奔5楼。92岁的赵阿伯已早早打开门,坐在正对门的沙发上。冯凌芳叮嘱老人趁热吃饭,老人却一个劲地道谢,硬要先送她下楼,这一声声“谢谢”也一路从楼上说到了楼下。

每到这个时候,冯凌芳都有些动容,赵阿伯的妻儿去世得早,空荡荡的房间里,长年只有他一个人。时间久了,志愿者和老人互相成了彼此的牵挂,“他每天就盼着我们来。”

这个只有一个小区的城市社区,老年人占比近30%,80岁以上空巢、独居老人就有49位。

“党的二十大报告强调,健全社会保障体系,又提到推动实现全体老年人享有基本养老服务。居民互助的氛围一直有,但社区老龄化程度逐年加剧,日复一日,有几个人能坚持?”社区党委书记李俊说,这一批志愿者干不动了,要有新的志愿者能顶上,这离不开机制的保障。

为激励居民,“时间银行”丰富了积分模式,给志愿者灵活的选择:开展志愿服务,可“存”等时的“善时金”,换取今后的养老服务;参加社区活动,可积相应的“霞光分”,随时兑换生活物品或文化活动。

提供服务的人劲头足了,被服务对象的真正需求又在哪里?社区听到了许多老人的心声:有人说没人聊天,有人说缺人搞卫生,还有人说生病找不到人照护……

梳理后,社区将原来的一支志愿团队,拆成爱心送餐、倾听陪伴、暖心热线、上门探访4支小队,光冯凌芳加入的爱心送餐队,就有12名志愿者,4人一组轮班,保证每天都有人为高龄空巢、独居老人送餐上门。

“养老服务要高质量,培训必不可少。”颜文花拿出几本台账,上面是社区一月两次的志愿者“成长营”记录——一次赋能,给志愿者培训心理学、与老人沟通技巧等;另一次分享,由志愿者自己讲述服务中印象深刻的故事。

“服务种类不够多,能不能引进第三方公益组织、慈善机构?”“不住在社区的志愿者,是不是也能参与进来?”在社区工作人员、志愿者、居民的一次次思想碰撞中,“时间银行”的外延不断扩展。今年以来,白塔岭社区已培育“银龄”志愿者76人,“时间银行”累积时长3万多小时。让人欣喜的还有,志愿者中越来越多的年轻面孔,社区里处处是高涨的服务热情。


38岁的全职妈妈诸颖、18岁的大学生史若玮,一有空就往社区里钻,陪老人们拉家常。相比赚积分,她们更看重“兼职”背后的意义:让年轻人懂得敬爱长辈、珍惜生活。

存存取取、你来我往间,传递着“一代帮一代、低龄帮高龄”的观念,居民主人翁意识强了,有的还入了党、成为楼道长,主动为社区治理出谋划策。

“时间银行”运行之前,社区召开居民议事会,来的总是那几个老面孔。而最近,来的人多了,大家还热烈讨论起公共话题,投票制定公约,凝聚居民自治的智慧。

今年9月,“时间银行”应用在“浙里办”APP的“志愿浙江”平台上线,以上城区为试点逐步推广,特别是面向全省众多的潜在“银龄”志愿者。有居民从中看到“数字鸿沟”问题,向社区建议,开设老年人使用智能手机培训班。南星街道党建办负责人金陆燕说,街道也正以此为契机,整合、简化流程,让更多便民数字化平台更好用。

听说“时间银行”未来有望贯通全省,颜文花很高兴,“以后我想回老家衢州养老,希望那里也能通存通兑。”

蹲点的一周里,记者看到高龄老人被照顾、被温暖,居家养老打通了“最后一公里”;也看到低龄老人被需要、被肯定,持续为社区发光发热。这种幸福感与获得感,不就是党的二十大报告中“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的最好体现?


责编:史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