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慈善一体化论坛“第九届西湖论善”主题分享摘录
来源:浙江省慈善联合总会 发布时间:2022-12-08

长三角慈善一体化论坛“第九届西湖论善”

主题分享摘录

《认真学习贯彻二十大精神推动新时代慈善事业高质量发展》

丁政

义乌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义乌市慈善总会会长

义乌市慈善总会成立于1996年6月,截至目前,共接收社会各界捐款5.67亿元,各类慈善项目支出3.8亿元。曾多次荣获国家级、省级及金华市级慈善荣誉。2021年3月义乌市第六届慈善总会换届成立以来,义乌市慈善总会创新工作理念,完善体制机制,争取党政支持,慈善事业发展上了新的台阶。

(一)加强慈善组织建设,完善慈善工作网络。义乌市14个镇(街)慈善分会已全部成立,537个村(社区)慈善工作站已全覆盖,基层组织存量资金达2319万元,其中金华市级首批示范分会、工作站共7个正在验收当中,省级示范工作站3个。

(二)开展多形式募捐,捐赠收入大幅提升。2021年、2022年义乌市三级慈善组织捐赠分别突破5000万元、1亿元大关。义乌市慈善总会数字化捐赠信息平台上线以来,参与捐赠人次达10.27万,捐赠金额3302万元,义乌市慈善总会公众号粉丝达10万余人。

(三)积极参与乡村振兴,助力共同富裕。2021年以来,共落实共富资金3300余万元。义乌农商银行设立“乡村振兴·共同富裕专项资金”,两年来落实项目资金2064万元,专项用于帮助推动各村集体共富项目。成立了1000万元“中建投信托·善建浙行1号曹村印记”慈善资金。2022年义乌市慈善总会与浙江稠州商业银行对接,建立2亿元留本捐息冠名基金,连续5年每年捐赠400万元用于共富项目。

(四)聚焦社会民生热点,做强“善行孝义”慈善项目。2021年开展“善行孝义”慈善项目,在义乌市各公益慈善组织中培育一批优秀慈善公益项目,充分发挥慈善公益力量在社会治理中的积极作用。2021年、2022年“善行孝义”项目分别投入100万元,180万元。

(五)以扶弱济困为使命,开展精准化施救。义乌市慈善总会着眼弱势群体最迫切的需求,开展助医、助学、助残、助老等多种形式救助,逐步扩大救助覆盖面,增加救助力度,努力提升低收入人群的自我造血能力。开展以“新年送温暖”“助医救急难”“助学燃希望”“助老享安康”为主题的“情暖四季”慈善救助。该项目获第七届“浙江慈善奖”。

(六)积极参与疫情防控,展现慈善温度。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义乌市慈善总会积极参与医护人员、卡口工作人员和被隔离人员等群体的慰问助困等工作,助力疫情防控。发起“关爱货运司机·助力疫情防控”活动,共发爱心暖心包2万多包。同时对抗击疫情一线的工作人员进行慰问,累计慰问5300多人次。

《推进慈善事业的高质量发展:社会救助与社会协同》

林卡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导

在社会救助与慈善事业的协同和对接的几种途径:(1)信息对接。慈善组织可以从社会救助大数据中获得帮扶信息,有助于慈善组织确定帮扶对象。同时,目前一些省市的社会救助平台常常设有慈善模块,但这些模块的信息十分优先而且长久未能更新,因而在实践中,许多慈善组织尚无法利用这些平台所具有的优势。(2)资源互补。一是通过民间资源的收集用于扶贫救助:企业捐助和一日捐,二是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来支持福利组织的发展。(3)组织协同:各种基金会(包括企业、社会组织,以及社区机构的成立的基金会)的发展。我省具有556家基金会,包括诸如浙商总会公益慈善事业委员会等;农村合作组织;慈善基地。(4)建设由各方参与的枢纽型慈善组织,强化跨机构的合作,形成包括政府民政部门的慈联体,发展枢纽型慈善组织,慈善网络平台以及志愿者训练平台,形成志愿者协会+公益组织+线上平台的完整志愿服务整合链条。通过设立企业基金会和慈善信托等形态来推动发展。

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需要充分发挥慈善事业的有益作用。这集中表现在中国式现代化对慈善事业的“五个需要”上:首先,社会财富分配格局的不断优化需要慈善事业助力。通过款物及劳务捐献,可以弥补初次分配与再分配的不足,形成优良社会分配格局。其次,在我国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建设中,慈善事业构成了其中的独特层次,在社会福利领域能够起到支撑作用。再次,弘扬互助友爱的价值观。无论是通过慈善组织援助非特定受益人的慈善行为,还是民间普遍存在的直接助人的慈善行为,都能够弘扬共享理念、公益精神,扎实推动共同富裕的有利社会氛围,实质性地提升了社会价值、助力精神富裕。这是慈善事业能够在中国式现代化进程中发挥的独特效应。

《迎接第三次分配大时代》

苗青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导,浙大宁波理工学院商学院院长

在扎实推动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的浙江,我们要重视第三次分配发挥的作用,不要“小看”,而要 “高看”第三次分配在共同富裕进程中的作用。

初次分配和再次分配是人人享有的分配,第三次分配是自觉自愿参与的分配,面向弱势群体优享。从这个角度看,第三次分配的价值更高,对“提低”有不可忽视作用。除此以外,第三次分配还有如下功能,一是救急:面对突发事件(地震、疫情、洪灾等),社会组织等民间力量的响应速度快,工作效果好。二是扬善:第三次分配饱含着无私奉献情怀和道德情操,提现了社会同理心正能量 。三是善治:第三次分配有助于夯实自治德治法治为基础的治理体系现代化。四是促新:第三次分配,如投向教育领域的捐赠,有助于推动高技术创新产出,是推动人类文明成果的一股力量。

面向未来,在自我变革中提升慈善高质量发展,要从以下几点入手。一是减少慈善组织资源竞争助力下沉,二是提升区域慈善系统信息精准统合,三是减少慈善资源条块分割推动共享,四是提升慈善形式多样性和高质发展,五是完善慈善基础设施赋能专业人才。

《现代社区建设中的“慈善”》

王萍

浙江工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在现代化进程中,社区作为一种国家治理的基本单元,成为了国家治理基层社会的空间。现代社区是一个复合体,既是一个公共服务提供单元,又是一个基层社会组织单元;既承担服务性职能,又承担管理性职能;既是实现居民交往的开放性社会公共空间,同时又被视为国家行政权力的基层延伸。与传统慈善往往只是“熟人、邻里之间的互助”相比,现代慈善则包含更广义的公益服务、分配正义、社会责任等内容;现代慈善是由专业的人,提供专职服务和专业性服务,而不仅仅是募捐;现代慈善倡导平民慈善,尤其推行组织行善,往往鼓励成立基金会以形成机制;现代慈善事业发展以民间团体作为组织者、运作者与经营者,政府部门则为培育者、规制者、引导者,打造现代慈善治理格局。

社区慈善:鼓励社区主办或参与募集、整合、分配各种慈善资源和慈善服务的提供,并形成多主体合作机制,以协调本社区慈善供求关系,满足社区的需求,使社区成为整合慈善资源和慈善服务的基层组织。慈善社区:经由社区提供慈善服务,强调慈善资源、项目实施、组织活动等落地社区层面,引导居民形成“人人慈善、处处公益”理念。

 慈善助力现代社区建设六大场景:一是慈善资源下沉社区:注意力分配到社区;资金、项目、人才下沉;二是慈善服务嵌入社区:支持性、发展性服务;提低助富服务;慈善服务场景体验;三是慈善项目匹配社区:邻里动起来;参与意识强起来;社会组织、志愿服务联起来;四是慈善组织协同社区:多方协同机制;市场社会行政混合机制;社会创新机制;五是社区慈善平台多样化:社区基金会、慈善超市、善粮公社等平台;在地化打造;六是社区慈善可持续性发展:外部慈善资源链接;社区慈善体系打造;内生外引机制。

现代慈善需要政府和市场主体的加入,以公开透明的方式鼓励社会参与,建立更多的关联实现“大慈善”格局;慈善资源不断驱动志愿服务、社会组织、社会工作与社区联动发展,在社区层面形成党建统领下的“多方共治、五社联动”;激活慈善这一社会机制,为公众参、邻里互动建立新渠道,推动社区服务要素集聚,治理结构升级,提升社区治理内生动能,助力现代社区建设。



扫描二维码下载:

“第九届西湖论善”主题分享相关资料

75c2e9479017d74e039d1902ea2f041a.png

责编:史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