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美育 公益同行——访中国文联副主席陈振濂
来源:浙江省慈善联合总会宣传部 发布时间:2022-11-14

陈振濂

号颐斋,原籍浙江鄞县,1956年2月生于上海。1979年入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师从陆维钊、沙孟海、诸乐三,获书法学硕士学位。现任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西泠印社副社长兼秘书长。他的理论研究内容涉及古典诗歌、中国画、书法、篆刻等方面,并旁涉日本书法绘画。在书法创作方面倡导“学院派”模式,融书法创作的构思、主题、形式与技巧为一体,为书法艺术从古典向现代转型提供了崭新的思路和实践成果。在书法理论方面倡导“书法学”学科研究,为书法理论的体系化、规范化、专业化提出了完整的学科构想。在书法教育方面,他的“陈振濂书法教学法”获得国家级优秀教育成果奖和霍英东教学基金奖。

陈振濂在书坛上集创作、研究、教育于一身,是当代书法发展的见证者、参与者,同时又是一位深沉的思考者。“书法学”“蒲公英计划”“民生书法”等这些穿缀起来的关键词是他几十年勤勉劳作的结晶与缩影。在参与公益慈善活动中,陈振濂积极参会省慈善联合总会组织的书画大展,并且坚持10年开展“蒲公英计划”,通过书法教学展现中国传统文字、文明的传承魅力。

社会要有正能量,公益和慈善肯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平台,因为它可以动员社会各界力量来做。比如我们对书画篆刻有非常专业的视野和要求,生产也有专业的标准,但这个是在行内的标准,那怎样让他通过自己学习的本领和社会价值让大家都能认可,公益和慈善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平台。

在40年以前,也就是改革开放之前,大家无所谓公益。但40年来,中国的市场经济也使得很多画家原来献身艺术的信念开始动摇,因为能换钱了。这样一来,公益和慈善作为一个无偿向社会奉献的理念就越来越淡薄,大家就对此不太关心,甚至有时候觉得这有点傻。现在像陈加元会长倡导的通过书画来为社会服务,唤醒了书画家原来的那种本真,通过慈善的方式,洗礼了书画家的精神。

慈善有很多层次,像汶川大地震是捐钱,大户捐大钱、小户捐小钱的方式。另外一个是公益,通过打造一个平台,让大家都来奉献,这种奉献大部分情况下不是以金钱来衡量,而是以它的服务来衡量的。像我们所开展的“蒲公英计划”就是一个公益平台,你是来奉献的,对这个事业来说是有奉献的,与慈善还不太一样。

陈振濂认为,慈善、公益和志愿服务是不同的社会形态,可以大致概括为:慈善完全是讲钱的数量,因为你要投入社会,作为慈善回报,必须要有经济。公益是一份需要大家一起来做的事业,参与过程你是奉献,你对参与公益的人来说,不要求你每一分钟都要做奉献。而志愿者就是社会服务。

在他觉得印象中,一般社会性服务的展览质量都不太高,大家对它的定位不是在讲艺术质量。最近两年省慈善联合总会举办的书画展览,在早期的时候,质量的确不高,这两年开始水平在往上升了,是在进步的。

他认为公益不仅仅是拿钱,公益是要做事业,是用相对少的钱作为杠杆去撬动社会资源中间的一部分,来为一个事业的目标服务。

由他发起的书法教师“蒲公英计划”,定位就是公益,当然其中也包含慈善和志愿者,公益不是给钱,而是“授人以渔”。“蒲公英计划”在起点的时候沾了两个光,一个是“蒲公英计划”从2012年启动,一开始不是为了教书法,而是关心汉字的文化安全,和教写毛笔字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随着时代发展,今天的汉字是由书写汉字变成拼写汉字,变成了一个符号,中间的书写的过程都没了。“蒲公英计划”高站位,将把写汉字提到汉字文化安全的程度来做,在当下是非常有必要的。

另外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高等教育的书法教育学,首先是从下而上看,有中小学的书法学习,比如点、画、撇、捺的书写,通过技能的培训,提高书写水平;其次是从高往低看,有初等教育到高等教育的成体系的教学方法和原创成果。也可以总结为汉字文化安全的社会关怀和专业眷顾。

在“蒲公英计划”中,他提出“审美居先”和“爱上书法”两个理念。

他认为书法是一个专业,不是仅靠读、学、写就可以的,学习书法不是学习文化技能,而是学习审美,要知道甲骨文、青铜器铭文等是怎么回事,要了解中国浩瀚博大的传统文化。从2015年开始,他将原本十分成熟的“大培训”模式做了转型升级,把方向引向“大科研”,探讨在新时代中小学书法基础教育中,树立新的审美居先观念。还专门编辑小学3至6年级书法课教材——《书法课》教材,分为“启蒙”“入门”“基础”“提升”等4个阶段,既可作为“中小学书法进课堂”的教改项目,又能适用于新时代文明实践的项目建设。

同时“蒲公英计划”还推进了“书法进课堂”和“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的建设。“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的精神实质正是“蒲公英计划”的宗旨所在,而且书法教育在宏扬中国传统文化方面有着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优势。

全国的慈善事业和浙江的慈善事业都需要艺术家的奉献与全力投入,甚至还有他的慈善观念的建设,希望浙江先行。


责编:史历